常用連結
訂閱 / 取消週報
目前訂閱人數: 1114 人
電子報:
Email :
訂閱: 取消:
登入
使用者名稱:

密碼:


忘了密碼?

現在就註冊!

神在家庭中的工作-成為錢財的好管家(一) PART 1

人氣79
abundant - 講道訊息 | 2020-10-10 14:27:42

神在家庭中的工作  成為錢財的好管家(一)   PART 1    2020.09.27

壹、經文:箴8:18~21,22:4

豐富尊榮在我;恆久的財並公義也在我。我的果實勝過黃金,強如精金;我的出產超乎高銀。我在公義的道上走,在公平的路中行,使愛我的,承受貨財,並充滿他們的府庫。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,就得富有、尊榮、生命為賞賜。

貳、前言:看見百分之一的希望

一開始,我想要先分享一張照片。這是我過去在很多地方做見證時,沒有拿出來過的,可是我昨天在禱告當中,特別找出來這一張照片。這個場景在真理堂,時間是7年前的12月28日,它的事件是:我52歲的先生因為胰臟癌過世。你看照片中遠遠右上角那個角落,是一群他壯年的好朋友,在為大家唱詩歌,每一個人都淚流滿面。他們不敢相信,這位在他們裡面,每一年都做健檢,每週固定上健身房,這麼熱情洋溢,事業正在高峰的人,就這樣在他們的眼中消失了。

他們不懂,也不了解神為什麼有這樣子的決定。我有三個小孩,當時的老大才大學剛畢業,他負責上台做追思感念文;開口的第一句,沒有埋怨神,他說:「感謝神,在這整個過程當中,讓我們全家族有出人意外的平安。」當時我坐在台下。對,我失去了我的先生,但是那個出人意外的平安,真的降臨在我的心中。

當天的追思禮拜最後一個流程,是我四年級的女兒牽著才大班的老三兒子站上台去;女兒拉小提琴,兒子用大班的小男生的聲音唱出「天上的家」。兒子唱:在天上我有個美麗的家,有親愛家人和愛我的天父。當天全場哭成淚海,後面那鼻涕擤地綿綿江河,全場哭歪了。我能夠感受到,如果你沒有信仰,當天你不止哭歪,你還會嚇壞了。如果你的心中,你的家庭,沒有神作為基礎跟重心,簡直無法想像怎麼會:一個人從建中、到大學、再到史丹佛碩士、史丹佛博士;跟張忠謀共事創立STUDIO A;他還是家族的獨生子,在六個月的時間之內,從完全的健康消瘦到只剩骨頭,最後進入天家。但是我只知道,我們家必定事奉耶和華。雖然在地上,我的家人就這樣不見了;但我心中確認他在那裡,再也沒有病、再也沒有老,他在神的身邊。我要怎麼樣有這樣子的確據跟確信,真得很難;尤其他是當時我在六個月時間之內,送走的第三個親人。
 

當時,最早開始是我的先生不舒服進醫院檢查;在檢查都還沒知道答案的時候,我爸爸進急診。我把他們兩位全部都一起安排到長庚醫院,一個人睡左邊的床、一個人睡右邊的床。這個女婿跟他的丈人,十多年來,第一次說這麼多話,是在醫院裡的病房。

很快地,醫生宣告我的爸爸肝癌末期,只剩3-6個月;接著同樣一個醫生,基本上我看他也是鼓起了勇氣,才把我再叫到他的辦公室,也跟我宣告先生胰臟癌。就在我忙著他們不可開交的時候,我一個月都沒有回到天母的老家,我奔波於加護病房病床之際,我又接到一通來自天母老家的電話:我的母親早上梳洗完畢,吃完早餐回到床上睡回籠覺的時候,在睡夢中過世了。我有一千萬個理由可以埋怨我的神,那個時候我常常跟神吵架,跟祂說:「是跟我開玩笑嗎?」

我曾經是TVBS的主播、黃金時段的節目主持人、主持過金鐘獎、得獎無數、考上過CNN、是STUDIO A共同創辦人。一路上人家看到我們的都是風光,雖然那個風光的背後,有無數的失敗跟挫折,但是我是有菜可以端出來的。

可是,在同一時間,接連要帶走我一個一個的家人。我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,每天晚上關起了我的浴室廁所的門,我大聲跟神吵架,吵完之後我自己再想想:好,我現在背棄神好了;可是如果我背棄了祂,我還有什麼人生更好的選擇?我左思右想拿出我精算大師的精算精神,拿出我社會歷練所有認識的人,全部想過一遍之後,我唯一的倚靠還是只有祂。我跟祂一邊吵,一邊跟祂認錯。最後我堅信,我們的家必定事奉耶和華。於是我開始在這麼困難的處境當中,繼續堅定走那一條蒙福的道路,今年12月已經滿第7年。

這7年當中,回想我究竟當時做對了什麼事,或許有一些人看過我在TED演講上面,那個將近80萬人看過的愛的四道,我常常說:「如果生老病死,就像春夏秋冬一樣,誰都不能逃過,那麼差別就在於,你如何給你關心、你所愛的人,每天的互動。」當時每一個醫院的護理長也好、護士也好或是醫生也好,都告訴我說:「雅淇,妳可能要準備帶著妳的家人,跟妳的爸爸跟妳的先生去道愛、道謝。」他們跟我講了很多那些道理,我那時候覺得太不可思議了;人家還活著,你是要詛咒人家趕快上天堂,還是怎麼樣嗎?可是後來我覺得我不對。我常常在facebook上面看到人家說:「我的哪一個家人生病,然後什麼」下面一長串的留言都是:「一定會好的、早日康復、放心、一定會怎麼樣的」我每次看到這種留言,我都覺得驚心動魄;與其給一個沒有任何根據的鼓勵,不如真實的,讓我們從現在開始,每一天都跟你的家人道愛、道謝、道歉,這絕對可以讓你走出一條全新的道路。
 

當時這四件事情,對我來說好困難,因為我爸爸媽媽是虔誠的佛教徒,我們整個家族都是佛教徒,我們歷代全部都是佛教徒,所以廟裡面的柱子、石頭、菩薩神像的左腳、右腳下面,全部都是我爸媽的名字,他們只要有錢,就會貢獻到那裡去。可是我在這個信仰裡面,其實一直都沒有特別的感受跟平安。倒是我嫁來這個家庭之後,他們全家每天不用燒香拜佛,隨時可以互相祝福、互相禱告、自己直通天廳。我覺得這樣挺好,我不想要透過別人。當我嫁過來之後,我感受到家庭氛圍的不同,我羨慕那種出人意外的平安,平靜跟喜樂。我在受洗之後,跟我的哥哥姐姐們也傳福音。我是家裡的老六,我家的大哥大我二十歲、然後我向家中六個孩子輪流傳福音,所以後來我們家每星期的一、三、五是信佛教,二、四、六是信基督教。

我知道這個時刻,我每天在醫院有兩個選擇:第一個,一直騙我的爸爸跟先生說:「你一定會好的、你放心、你沒事。」你可以天天騙他,讓他以為他沒事。事實上,他心裡根本就知道他有事,說不定他心裡比你更清楚,他只是不想告訴你,不想讓你難過;但也或者,我們真得很真心的,把自己所有的武裝的面具全部拋掉。不管以前你們有多少的衝突,不管他曾經說過傷害你的任何話,這個時候那些都不重要了。當你生命的最後一天,你最想跟誰在一起?你最想要跟什麼人說什麼話?你超想說的,可是你到現在都沒有說。我跟你講面子是最不值錢的東西,把你那假面具撕掉,特別是你真正關心的人,就從今天聽完見證開始。說不定他現在就坐在你的隔壁,你對他道愛,你告訴他你有多愛他,很明確地告訴他,你愛他的是什麼?你跟他道謝,很明確的,就算這件事情他只是天天做,你覺得你真的很謝謝他,很明確的說:真的好感激。如果你曾經得罪人,不要天天自己壓在心裡;如果廚房的廚餘每天都要清掉垃圾,心情何嘗不是?如果同樣一件事情對方有錯,你也有不對的地方,那就針對你自己不對的地方去跟人家致意,至少你沒有虧欠,至少坦然無懼,你心安理得。

因為母親突然的離開,我們措手不及,來不及跟她說半句話,更讓我學會:我必須在最後關鍵時刻,帶領我全家族,去跟我的爸爸、跟我的先生,進行愛的四道。那是一個禮拜六的下午,陽光灑進了榮總我父親的病房;我的父親已經在生命最後的階段,生命在最後階段的,就不需要吃任何東西;你不管怎麼餵,連我兒子都上陣了:「爺爺你來吃一口布丁。」怎麼樣都餵不進去;點滴也打不進去了,因為所有的血管已經打完了,找不到血管可以打了。當生命中,能吃進去的食物再也不需要的時候,靈糧—「靈魂的糧食」是可以讓他們安息快樂,感受神的同在。

那天下午,我們每一個家人都勇敢的道愛。你知道我們那一代的父母,沒有聽過我的爸爸媽媽跟我說愛我,他們愛我的行動不是放在嘴上,他們可能幫你做很多事情,但是真的沒有那個勇氣,因為他的爸爸媽媽,也沒有跟他們說過愛他;但是他們沒有這樣對你,並不代表被神的愛所充滿的你,不能這樣對他。我相信那一天,或許可能是我爸爸一輩子沒有聽過,他父母沒對他講過,他的孩子沒有對他講過;但是因為我在基督裡,我是新造的人,我告訴我的爸爸:「我愛他。」我們每一個孩子也都鼓起了勇氣;回想小時候可能父親做的點點滴滴、小小的事情去跟父親道愛、道謝。

你相不相信?如果你身為父母的話,可能你在孩子很小的時候所做的一件小事,會影響他一輩子的生活。我姊姊六十多歲了,她跟他說:「她還不到六年級的時候,爸爸曾經為她做了一件事。」是爸爸都完全沒有印象的事情:我們家有四個女兒,我姊姊跟大姊吵架,我姊姊氣得就把所有的功課捏爛了丟在地上。晚上等到我爸爸回家之後,我爸爸沒有立刻罵人,也沒有立刻把已經睡著的孩子叫起來,我爸爸就一張一張撿起來攤平了,用熨斗燙好,整理好一疊,再放回我姊姊的桌上;這是昨天在盛怒當中睡著的姊姊,早上起來看到的景象。她的心裡是如何被愛所充滿,她一輩子都沒有忘掉。當她在父親臨終之前想要跟父親致意的時候,告訴爸爸說:「爸爸謝謝你。你永遠在暗處,在我們沒有看到的地方,用你的愛來愛我。」

我的部分,則是跟爸爸道歉。我爸爸講話就跟蔣經國一樣,我們也是浙江人,他口音非常重,蔣經國講話的方式,就跟我爸爸講話方式一模一樣。他講話也比較慢,從事新聞工作的我,常常都覺得他們的速度怎麼這麼慢,你可以講快一點嗎?還有可以不要講同樣的事情嗎?同樣的話,你講好多遍,我不想再聽了,我相信可能很多做孩子的都是這樣。可是真正面對生命倒數的時刻,我突然回想:我爸爸就是因為速度比較慢,總是一封一封的用寫信的方式,告訴我他覺得我有多棒。看到我有好的表現,他就在紅包袋上面寫下對我的鼓勵,並塞一點錢給我。我這個不孝女都把錢抽出來,但是信封我一張都沒有留下來;但我真的是後悔不已。我的生活步調速度太快了,我忽略了週遭那些美好的風景,最愛我的人,我跟我爸爸說:「對不起,但是謝謝你。」

如果我們有一張嘴、一個舌頭、兩片嘴唇,你每天都是要說一些喪人志氣的話,講人家不好的話,還是你每天要對你最關心的人,道愛、道謝、道歉。我深信因為我們做了這三件事,讓我們整個家族,有了全新不同的道路。

當我辦完了三位家人的喪事之後,對我來講,那個時候就像一個人生的盡頭一樣。從此我沒有爸爸媽媽,初二我沒有娘家可以回去,因為我的爸媽都不在了。我也沒有另一半可以討論,不管我的孩子要念什麼書,做什麼功課等等任何的事項,我必須一個人做決定。可是這時候我想到了:曾經有一位牧者,在很多年前對我做了一個先知預言,他說:「雅淇,我看到一個畫面,妳走在一條路上,走著走著妳好像走到了盡頭,再也無路可走,可是當妳真正走到的時候,妳才發現神為妳預備了一條,向上又大又寬又直的路。」我就是堅信,他這個先知預言就是神對我的應許。

我展開了下一個階段的人生。下一階段的人生,就像我剛剛講的,在我所有的腦袋的記憶中,我只找到一個答案:倚靠神絕對是我唯一的出路,沒有任何一個其他的人或者別的信仰。如果倚靠神是唯一的出路,那我第一件鼓勵自己的事,也是我每一天寫在我的手機裡面,打開來每天行事曆上面的第一件事情,我要做的是:我要「戴上耶穌的眼鏡。」看人的方法要有所不同,看事的角度要有所不同;在那個沒有希望的裡面,我要看出那個希望。就好像我們家弟弟年紀比較小,他的房間隨時都像二次大戰過後一樣的混亂;但是如果整片混亂的房間,我看到桌上有這麼個角落是乾淨的,我就針對這一個角落說:「天哪!原來你也可以整理的這麼整齊。」但也許他想說:媽媽妳瘋了,明明整個房間都是混亂的。但是你知道嗎?你要孩子走向哪裡?你就要用一個方式去鼓勵他;一直罵他,一直喪他的志氣,他就絕對不會走到你要的那條路。如果你想要你的孩子如何,不是一直唸他;而是一直鼓勵他、陪伴他。我來舉第一個例子,在我先生離開之後,我們家老大跟我說:他想要成立癌症基金會。老大是我的繼子,我結婚的時候他已經十歲了。我為了要回家陪他,我放棄了當時公司要讓我升總編輯的職務,因為我認為人的一生的事業很漫長,有些時間過了就不會再有,我決定要回家先陪伴這個十歲的孩子。他也很破碎;父母很小的時候就離了婚,爸爸忙事業,最後還好遇到了我。當下我就決定,我要暫時放下忙碌的工作。

我不要讓孩子在每天晚上七點鐘,打開電視時,是看見我在電視機的框裡;而是真實的陪伴著他。你知道很多的投資都不一定回本;但是親子時間的投資穩賺不賠,這是絕對的保證。我從小就這樣一直陪伴著他;陪他讀書,幫他出考題,遇到問題的時候,像朋友一樣跟他聊天。

當他爸爸離開之後,有一天對生物科技很有興趣的孩子跟我說:「媽咪,我想要成立癌症基金會。」我的心裡想說:「哪裡來的錢?哪裡來的這個能力?癌症是世紀之症,怎麼可能?」

但是我通通沒有把這些話說出來,因為我不能,並不代表別人不能。你不要因為自己過去的經驗覺得不行,就跟別人說:不可能的事情。我只跟他說:我覺得這個想法好棒,我們一起求問神,我們一起禱告求神帶領。我給了一個這樣子的方向,無形中也是一個鼓勵。

今年1月份開春,我收到了一份雜誌-美國版本富比士(The American version),我的孩子是在三十個領域裡面所選出來,三十位三十歲以下(30under the age of 30)的優秀傑出人士之一。他獲獎的項目是:衛生保健;他成功地以「免疫療法」治療膀胱癌,而獲得這個獎項。我們給神一個掌聲。我不能並不代表神不能,在神凡事都能。癌症我一無所知,他的行業我一無所知,我只知道這個是他最困難、最辛苦的一個事業。投資人總是覺得遙遙無期,要抽銀根,一下要投資、一下不投資,失去了信心。臨床實驗有的成功、有的不成功,挫折不斷。這應該是他繼小時候家庭的破碎之後,一出社會最大的一個困難之所在。但是你知道嗎?再大的困難,我們有一個可以倚靠的對象;三十歲不到的孩子,他每天一定做一件事情,帶他歷經重重難關;他每天早上靈修四十分鐘。他總是在走不下去的時候,就完全靜下來跟神禱告求問神;有的時候神會告訴他等待,有的時候神會提醒他安靜,有的時候就在讀經的時候,發現這個就是答案。你不要跟我說,你都聽不到神的聲音,因為很多時候是太忙了。你每天都很忙,沒有時間跟神親近,神就是沒有辦法插手;或者也就是說,神從來沒跟我說過什麼話。

我自己以前也是這樣,但是後來我發現,經常神會給我一些意念,是我自己太忙,我完全沒有去理會,為什麼聖經上面說:「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。」我昨天晚上在做這個投影片之後跑去洗澡,洗完澡之後,神提醒我幾個東西,衣服都還沒穿好趕快出來,半夜十二點重新改我的投影片。

你有沒有跟神說:「我就是要聽到的話,我就是要親近。」你一直跟神一直吵一直吵,一直跟祂這樣提醒,無形中也提醒你。我就是那個時候天天跟神說:為什麼別人都聽得到,我聽不到,我一定要聽到。於是我更多的時間靈修,更多的時間讀經。我在真理堂念了三年的神學院,不管有多忙,不管出國或什麼事情,只要時間到了我就是乖乖地坐在那裡。我事情千頭萬緒,但是最重要的:我就是想要跟神親近,我就是想要讀懂聖經。那請問你生活的先後次序又是什麼呢?

30歲的哥哥,每天早上靈修40分鐘。我們現在還有一個17歲的妹妹,今年剛升高三。她不是音樂班,未來也沒有要念音樂系;但是感謝神,靠著她的努力,她上個禮拜完成了國家音樂廳的個人獨奏會。她在上台第一首曲子的時候,一直在按胸口;別人都以為她一直按在胸口,是在告訴自己說:免驚。

只有我知道她衣服裡面,有一個爺爺奶奶送的十字架項鍊;她一直摸著十字架項鍊,一直在禱告。她是一個非常倚靠神的小女孩;我們在音樂會的前一天晚上,我們一起做一個禱告,她說:「媽媽快點,明天是國家音樂廳耶。」我們申請到的時候,就已經很開心;但是也很緊張。真正要面臨音樂會的那一天,我們都很緊張,那天我們兩個都有拉;她是拉小提琴,我是拉肚子。我好緊張啊!我自己上台都沒有那麼緊張!因為她常常有驚人之舉,她在台上緊張的時候就360度轉圈圈,我心裡想可以不要再轉了好嗎?不然就是手一直抹裙子,因為拉琴會有手汗嘛!想說裙子是借來的,就開始抹脖子,反正就是東扭西扭,我想說不要再動了好嗎?

但是你知道,她在表演前一天晚上,我們緊緊的擁抱,我們一起禱告,我禱告說:「親愛主耶穌,謝謝,明天的舞台不是榮耀我們個人,我們是來榮耀,我們來榮耀這位神的美好,榮耀神的創造。」接下來,我就開始講:「喔!主耶穌,我們在地上雖然有所不足。」我講這句話其實是提到,我們家裡沒有爸爸的角色。我本來是想要很正面地說:我們家雖然不足,可是。這時我女兒突然在我禱告的當中,就是立刻制止我,她說:「媽媽沒有,沒有不足。」我心中疑問?她說:「媽媽我跟妳講,爸爸在天上都很照顧我,天父也超級愛我,而且我們有爺爺、奶奶跟姑姑、舅舅,把全部家族,連那個阿姨、管理員都算進來,全部都很照顧我,我們很知足。」我心裡想說,這樣子的孩子能夠不蒙福嗎?我覺得我總是在她的身上看到一件事情:那就是看你「有的」,不要看你「沒有的」。

什麼是戴上耶穌的眼鏡?戴上耶穌的眼鏡,就是去看你有,那一切你所擁有的,全部都要感恩。你不要一直看,我這個不足、那個不好、別人家的老公比較英俊、那個老公比較會賺錢、這個太太比較漂亮,都是別人的好。不是的,本來那些你就都有,你只要有耶穌的眼光,你要把它看出來,每一件事情都有希望,只是方法不一樣,只是你有沒有看出那個希望,最後活出那個盼望。我總算最後發覺了一件事情,我不是來炫耀我們家老大可以上富比士、老二可以上國家音樂廳。我只是來告訴你,媽媽的嘴是孩子的路;現場如果你是爸爸的話,那麼爸爸的嘴是孩子的路;現場如果你是孩子的話,那就是孩子的嘴是爸爸媽媽的路。總之每個人的話語,都帶著權柄。你是專門來跟人道愛、道謝;或是遇到自己真正的錯,是跟人道歉的,還是專門喪人志氣、觸人霉頭,讓自己也沒有好人緣的。

在孩子想要成立癌症基金會的時候,我就說:「讓我們來倚靠神。」當孩子要遇見一個這麼大的場面的時候,我們就一起感謝讚美神。當有任何你覺得不可能的事情,那你就放在心底吧!給你週遭人多一個從神而來的鼓勵。哪一天當他交出那個成績單的時候,只會想跟他說:「哈利路亞!感謝神的作為。」

我絕對不是沒有遇到困難挫折。在先生離開後的幾年,我非常的辛苦,因為剛好遇到了女兒的青春期。我的口才有多好,我的女兒口才也就有多好。你就知道那一來一往的言語,有時候真的太不容易了。可是後來我發現,我得到了一個秘訣:就是每次開口對話的那時候,我的心中必須要有神,我要目中有人。孩子漸漸長大了,從我是下指導棋的司令官,到變成我們是朋友。所以心中有神,目中有人,這是你跟很難溝通對象的一個關鍵。而且你遇到要溝通對象的時候,我教你一個方法,你把耶穌端在你們的中間,你把耶穌推到最前面;通常把自己推到最前面的人,「被害感」很嚴重,你會覺得別人說的任何話,都是針對你,他的眼神為什麼瞧不起我?他想說:為什麼這樣講我?那就是「被害感」很嚴重。

在年輕時候的我真的是這樣,因為我年輕的時候,很早就成為公眾人物。我覺得人家的一個眼神、一個指引、一個講話,我都覺得好受傷。可是現在的我被愛感很嚴重,我每天都暈陶陶地,我都覺得神怎麼那麼愛我。我不是沒有困難挫折,我遇到超多的,可是我被神的愛圍繞。而且每次,我遇到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的時候,我就會把耶穌端到前面來。如果耶穌在這裡,祂會怎麼做?如果神在這裡,祂會怎麼說?我告訴你這一招超級有用。如果你正在想要找某一個人吵架,你正想要和哪一個人說一些真心話,你把耶穌端到你的前面來。

媽媽的嘴是孩子的路。我分享一個我跟我女兒做的「愛的蔣章」,裡面話題就說「換家人,還是換眼睛。」因為你的家人不能換,天天開了門就看到他,可是通常最多衝突,或者最傷你的就是家人的話。那麼如果你不能換家人的話,我如何戴上耶穌的眼鏡?就像我女兒,很知道怎麼樣用三明治的對話法來對付我;她先說:「媽媽妳真得好棒,可是那個什麼什麼,最後說:妳好辛苦喔!媽媽,我愛妳喔!」我就想好啦,什麼都幫妳做;當然我也會用投其所好法,來跟她做互動。

我覺得這個非常精采,這個都在我粉絲頁四集的內容中,也包括了「夫妻之間的吵架,千萬不要贏。」還有互動之間的「用摸的好?還是用說的好?」其實它都是在講有關於親子跟夫妻之間的五種愛之語。你究竟知不

知道你愛的人喜歡什麼?還是一直用,你自己覺得你喜歡的方式去對他,可是他一點都不喜歡。當時錄了「愛的蔣章」也有後遺症;有的時候我就開始要罵我女兒:妳怎麼那麼她就會馬上說:「媽媽,愛的蔣章。」我就想:「就是說:妳不要再罵我囉!妳不是跟我錄『愛的蔣章』嗎?妳不要忘記那個『愛的蔣章』喔!」想想也是蠻好的,我們中間有一個停火線,我們停火的那條線,就是耶穌基督在我的前面。

我們整個家族若是蒙福;從剛剛照片中的那一場追思禮拜,到現在你看到我們一個一個的孩子;這六年來我們唯一的武器:我們常常喜樂。你如果看到我的孩子走出來,你可以去粉絲頁看一下,你就會覺得好像陽光來了,怎麼可以笑得那麼燦爛。我們每個人都常常喜樂,可是我們不是窮開心。我們常常喜樂,是因為我們隨時禱告,我們就是因為隨時禱告又戴上耶穌的眼鏡,我們總是能夠喜樂。喜樂完之後,剛剛講的,每一件好事結束之後,我飛到美國去,陪我大兒子拍下那個富比士雜誌的照片。當我們忙了一整天,沒有吃中飯,沒有喝到水,回到家累癱的第一件事,我們兩個握手謝恩。我們感謝在過去所有的挫折當中,曾經幫助過我們的每一個人,你相信嗎?如果你總是有喜樂的心,你總是禱告,你總是謝恩,你真的沒有辦法不幸福,你就算遇到挫折,你也都覺得:哇!真的感謝神。

這是我的人生挫折學,我們向神祈求力量,可是為什麼祂每次都先給我們困難?但是好消息,神給你的印象就是下一句:「因為當你克服了困難,你就擁有了力量。」這是多麼棒的事情。我總是跟在歷經困難挫折的人說:以後如果你有機會出去做見證,絕對不是因為你一帆風順,絕對是因為你歷經了所有的困難,又克服了這個困難,所以你可以站在台上,跟人家說我經歷這一切,但我知道有一位神一直會幫助我。

順境要感謝神,逆境的時候更是哈利路亞。我若不是遇見了之前這麼多的困難挫折,又怎能夠緊緊抓住神,而我今天也沒有任何資格,站在這裡跟你們分享一點點我的生命歷程。如果你抱怨這個、抱怨那個,你就是抱怨神的作為。不管逆境順境,我們都要感謝神。

而我也相信我遇見了這麼多的,我從來沒有想像過會遇到的事情,神不是要來處罰,神只是讓我經歷這些過程,也因此我瞭解別人的需要。現在我有一點點的能力,可以透過見證分享跟寫書來成為別人的祝福。我永遠記得,我上一本書出版的時候,方念華的「看板人物」製作人,就跑來找我,他想要做一個我個人的人物專訪。而一坐下來,我跟他講的第一件事情是:「我會有很多見證。」他說:「沒關係,我們會剪掉。」我說:「可你剪完之後這一集就沒有了,因為我從頭到尾都是要做見證,因為沒有神,我們沒有別的東西可以說。」最後哈利路亞,感謝主。不只那一集我從頭到尾做見證,其中有一集還出機到了真理堂的現場,去拍攝我們小組敬拜的過程。最後,方念華夫婦在本書出版之後,過去三年都在我們家參加小組;每一個禮拜,一起敬拜禱告,感謝主的作為。

我如何禱告?我的方法超簡單就是:1.大聲禱告、2.到處禱告、3.而且要找人一起禱告。有時候一個人禱告的力量真的很微弱,你一定要找人一起禱告。為什麼要找人一起禱告?就是我剛剛講的:找你的肢體,找你的小組。這是我第一次嘗試,我其實不是要賣食譜,在我書中的單元叫作「恩典餐桌」。「恩典餐桌」其實是包裝了行銷手法的小組聚會;透過每一個禮拜的小組聚會,起初只有1個人、第二個禮拜有2個人、3、4,一直到現在有16個人。感謝神,我們家的菜或許還可以,但是真正吸引人的,也不是我這個女主人;能夠讓人六年來,持續不斷一直來我家聚會的,是坐在餐桌中間的那一位奇妙大能的神。所以小組聚會,真的是美好無比。

「恩典餐桌」記錄了我一整年的聚會。一年有52個禮拜,扣掉新年的兩個禮拜,有50個禮拜;我禮拜二中午有一次聚會,禮拜五晚上有一次聚會;當50個禮拜乘以2次聚會,一年就有100次,6年就有600餐,我們就在這「恩典餐桌」的小組聚會中找人一起禱告。我餐桌上面的16位姐妹,當初全部是不同信仰,現在全部都受洗了,有些甚至是全家受洗。我們感謝神,哈利路亞!

真正說到禱告,不只我禱告、我小孩禱告;而我要介紹,以下兩位才是真正禱告界的尖兵。下個禮拜四是我公公婆婆結婚六十週年的紀念日,我都不敢想像,60年旁邊都睡這個,他們怎麼樣還能夠恩愛如昔呢?公公說:「60週年不要大肆慶祝,人家還有70週年,我們就家人聚會,那我們來做個小小的紀念。這樣吧!我們把60年前的結婚照,60年後再拍一次,化妝台上的照片中是他們60年前拍的結婚照,而他們新的結婚照已經照好了。我真的是看到這一對,非常愛神;為全家族禱告的公公婆婆,為全家族每個人每一天唱名,而且針對非常仔細的事項;早上起來第一件事,就是為全家族,甚至是朋友,每一件事情,仔仔細細地一一禱告給神。

某一個禮拜天,我們從真理堂走出來,他們兩個人手牽手往前走,我在後面偷拍了這張照片。後來我在我粉絲頁下面寫了一篇,他們如何互動的文章,結果引起了廣大的迴響。於是我就是拿著我臉書的內容給我公公婆婆看:「爺爺奶奶你看,我寫了一篇你們相處的文章。」公公就跟婆婆說:「妳幹嘛!把我手牽這麼緊。」婆婆就說:「你看,明明就是你牽我。」公公就說:「妳看這個角度,妳明明就是這樣,自己想要抓過來。」婆婆說:「明明就是你,你看,你的手指頭。」兩個人為了這個問題,很恩愛地吵了很久。我們在旁邊看著,覺得真的太可愛了。

60年的婚姻沒有風波嗎?人生最大的挫折:是他們唯一的獨生子,就是我孩子的爸爸,52歲就離開了。但是他們從來沒有想要離棄過神,他們更緊緊地抓住神。人生的挫折端看你用什麼眼光去看;我挫折不斷,我的失去可能比你們在座的每一個人都更多;他們的失去對他們來講是不可思議;但我只知道,人生只有一個答案,就是你的眼光看向哪裡,決定你走到那裡。不管你的想法是什麼?也許是從現在開始,對家人道愛、道謝、道歉,走出全新的道路;還是你要管好你那一張帶著權柄的嘴,給人支持、鼓勵、安慰、每天清晨的代禱;還是每一天早上,能夠像一個30歲的大男孩一樣,跟神親近40分鐘。

我還有一個最小的弟弟,他現在是我持續禱告的對象。他騎腳踏車撞到人,我還得進警察局;考試有的時候是兩班最低分。但是我充滿信心,我知道,我可以一直為他禱告,等禱告到他有出人意外的好表現,我又可以站在這裡告訴你們:倚靠神就是我最美好的祝福。

不管你信主多少年,我都鼓勵你,要像你當初受洗的那一刻一樣,充滿了對神火熱的心跟充滿了對神火熱的盼望。跟神的相處,跟神的禱告,是每一天持續不斷,甚至是時時刻刻、每分每秒,都要跟神緊緊在一起,這是非常重要的人生得勝秘訣。一生義意,是要活出神榮耀的呼召。你們每一個人,神都安排好了美好的命定。你要戴上耶穌的眼鏡,看出那個希望,活出那個榮耀,我們一起勇敢的,向著標竿直跑。(取材自蔣雅淇姊妹的見證)

人氣79

服事專線:886-2-2633-3000〈代表號〉
教會傳真:886-2-2630-7171
E-mail:abuch0609@yahoo.com.tw
地址: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3段54-5號B1
奉獻帳號:19952641〈郵政劃撥〉
戶名:台北市基督教豐盛福音教牧協進會

基督教台北豐盛教會 Copyright © 2009 Powered by XOOP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