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用連結
訂閱 / 取消週報
目前訂閱人數: 1112 人
電子報:
Email :
訂閱: 取消:
登入
使用者名稱:

密碼:


忘了密碼?

現在就註冊!

心之所盼(ㄧ)

人氣124
abundant - 講道訊息 | 2020-01-11 12:03:07

心之所盼(一)  2020/01/05

壹、經文:羅8:24~25

「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;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,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?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,就必忍耐等候。」

貳、前言:愛與陽光 (影片)

大家一定好奇,為什麼我提著一個紙箱子登台。生活中紙箱的用處有很多,它可以是包裝箱,也可以是收納盒。但它對於我來說,卻沒那麼簡單。它是我生命誕生之初的搖籃。是我年幼時謀生的手段,是盛放愛與感恩的百寶箱。

那時是1994年7月一天的早晨,太原的天空陰沉沉的。火車站附近的一個小院中傳出個嬰兒的哭聲;大家聞聲而來,聚攏在一個紙箱邊。仔細察看,大家發現紙箱中嬰兒的左臂患有殘疾。在一陣陣憐惜聲中,只有一位年約六旬的老人,伸出溫暖的雙手將女嬰抱回了家中。僅僅幾分鐘后,天空就下起了滂沱大雨。如果不是那位老人。也許女嬰就在大雨中失去生命了。

說到這裡,也許大家就明白了,我就是當年躺在紙箱裡的女嬰。是好心的奶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。奶奶孤身一人,沒有工作,沒有收入,生活已經不容易;為了養活我,她起早貪黑的撿紙箱拾廢品,含辛茹苦將我扶養長大,我從記事起,就慢慢知道這些了,知道奶奶一個人養活我是多麼不容易;於是我下定決心,即使身體不便也要比別人更快地學會,照顧自己、照顧奶奶,讓她以後過上好日子。

我堅信只要努力別人可以的,我也一樣可以。我每天看著奶奶幹活並默默學著。七歲時我也學會了做家務、做飯。但我卻無法像其他同齡孩子一樣走進校園,因為我沒有戶口,求學之路充滿艱辛。我從不奢望像其他小朋友一樣,有爸爸、有媽媽、有好吃的、好玩的。但是看到他們能背著書包上下學,我真羨慕不已。

終於壓在心底很久的話,還是忍不住跑了出來。我說:「奶奶,我甚麼時候能上學呀!」話音剛落,奶奶淚如雨下,我自責地哭了。奶奶走過來,一把把我抱住,我們抱在一起哭了很久很久。

終於有一天,我也可以像其他小朋友一樣,坐在明亮的教室裡了。但我無法想像,即使為能吃飽飯,也絕不麻煩別人的奶奶,竟然為了能讓我上學,下跪了不知多少次;是教育局和殘聯的幫助,才讓我有了上學的機會。我深知這一切得來之不易,於是倍加珍惜。

寒冷的冬天,家裡欠費沒了電,就是在路燈下,我也要把作業寫完。生活不易,為了替奶奶分擔,校園裡的角落,上下學的路上,別人眼裡的廢紙箱,就成了我眼中的寶。因為賣掉之後的微薄收入,可以讓奶奶少一些辛苦,那已是我最大的快樂。

初中就讀的學校離家很遠,為了節省車費,跑著去跑著回。不知不覺中,我成為學校田徑場上的短跑冠軍。到中考時成了班上唯一一個體育考滿分的人。我喜歡風雨中前進的自己,把樹木、房屋甩在身後,向著陽光奔跑。也是從這一年開始,我和奶奶的生活近況逐漸好轉,在派出所、殘聯、民政部門等多方幫助下,我終於有了戶口,政府還讓我享受到了低保。那個時候我和奶奶作夢都會笑出聲來,奶奶常常把這些恩情掛在嘴邊,總是叮囑我一定要努力,一定要感恩。

進入高中後,我被推薦代表省市參加各類體育比賽,每一次奔跑我都拼盡全力。90公斤的扛鈴把脖子壓出了腫塊,反反覆覆的衝刺使腳底磨出了水泡,但無論多苦多難,我都沒有放棄;因為我知道只有堅持才對得起愛我的奶奶和無私幫助我的教練;於是,我咬著牙一步步挺了過來。高二時,我拿到了國家二級運動員,是那一年山西省的達級賽測試中,是唯一一名殘疾運動員。隨後又多次在全國殘運上獲得獎牌。雖然訓練和比賽佔用了學習時間,但我還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時間努力學習,因為我明白,人生的比賽不只是賽場的輸贏,更是知識的比拼、思想的角逐。

2013年我如願考上了山西大學,奶奶看到通知書的那一刻熱淚盈眶。我知道在奶奶那喜悅的淚水背後,是為昂貴學費的擔憂。幸運的是我又得到了政府各相關部門、學校及慈善總會的幫助,使我順利進入了大學校園;四年的時間裡,我過得十分充實,做公益活動的領跑員;拿下三次單項獎學金,成為學生會秘書長,照顧好八旬的奶奶。完成不間斷的訓練和比賽,我恨不得生出三頭六臂,雖然分身乏術,苦過、累過。但只要想到奶奶,想到那些曾經幫助過我的人們就會再一次動力滿滿。

生活,總是眷顧我、給我考驗、讓我成長。2017年的年初新年之際,奶奶意外摔倒腰椎骨折,動手術後近一年不能下床。正值考研備戰期的我,每天在家中給奶奶餵水、餵飯、幫助奶奶排便、擦洗身體。聽著奶奶疼痛的呻吟心如刀絞;在這樣的壓力下,我忍住淚水咬牙堅持,最終考上了研究生。奶奶的身體也一天天好了起來。

二十多年過去了,這個小小的紙箱;已放不下我長大的身軀。我和奶奶的生活也早已不再依靠它。但它所盛放的愛與感恩卻從未消失,反而歷久彌深。奶奶為我取名「思恩」,就是要我「常思恩情」。這恩情來自同學、鄰里、師友、政府、社會、國家,心中常念恩情、更要知恩圖報。是奶奶讓我活下來,是國家讓我長起來;所以我將在這青春年華裡,用永不停息的奮鬥,來回報這個偉大的時代,如果說,青春注定是一場與命運抗爭的比賽,我願揮灑愛的汗水,跑出時代速度,將愛與陽光傳遞。

參、本文:

ㄧ、盼望的重要

盼望就不羞愧(羅5:4~5),盼望叫人忍耐(林前13:7),盼望叫人等候(加5:5),盼望叫人得救(羅8:24)。耶穌以產婦的事說明盼望能減少痛苦(約16:20~24)。

聖徒要有活潑的盼望(彼前1:3),包括:

1.有在今世能得基督復活生命的盼望;即不受今世物質的限制,得勝死亡和罪惡的盼望。

2.有蒙神大憐憫的盼望,過一個蒙恩和愛的生活。

3.有藉聖靈得成聖、過聖潔生活的盼望。

4.有得基督順服的生命,以像耶穌得父神喜悅的盼望。

5.有基督復活永活的盼望。

6.有復活的盼望。

7.有永遠活著與神同在、新天新地的盼望(彼前3:13~14)。

盼望是很重要的,它超越陽光、空氣、雨水,它是人的精神糧食。我們分別從它的心志、態度、原則來看:

1.盼望的心志

彼前1:13「所以要約束你們的心,謹慎自守,專心盼望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所帶來給你們的恩。」包括:

(1)約束自己的心。即順從聖靈的引導,走在光明中,不任意而行或放縱自己。

(2)約束自己的思想。除了思想所盼望的以外,不再思想別的。

(3)謹慎自守。謹守言語、耳朵、眼睛。

(4)以真理、神的道自守。

(5)專心盼望耶穌基督。

(6)專心盼望耶穌基督的顯現。

(7)專心盼望耶穌再來所賜的恩。

2.盼望的態度

彼前3:13~16「你們若是熱心行善,有誰害你們呢?你們就是為義受苦,也是有福的。不要怕人的威嚇,也不要驚慌;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。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,就要常作準備,以溫柔、敬畏的心回答各人;存著無虧的良心,叫你們在何事上被毀謗,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誣賴你們在基督裡有好品行的人自覺羞愧。」

包括:

(1)熱心行善(彼前3:13)。

(2)為義受苦(彼前3:14)。

(3)剛強壯膽,不怕威嚇、不驚慌(彼前3:14)。

(4)心奡L主為聖為大(彼前3:15),以主居首位(在心)。

(5)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(彼前3:15)。

(6)常作準備迎見主(彼前3:15)。

(7)存無愧的良心,不叫良心有所責備(彼前3:16)。

3.盼望的原則

林前13:13「如今常存的有信、有望、有愛,這三樣,其中最大的是愛。」保羅把信和望加進來,這是引用初期教會常講的話,其中「信」不是指聖靈恩賜的信心,而是人對救贖恩典的相信。這說是:到了主來的日子,我們所信的已昭然在目(參林後5:7),我們所望的也已實現(參羅8:24),只有愛永不變,反而更完全。而這盼望有三個原則:

(1)不被「過去」束縛,向前看;

(2)不受「外人」影響,仰望主;

(3)不必煩惱「將來」,主負責。

二、在憂愁中仍有指望的理由

約16:20~22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,你們將要痛哭、哀號,世人倒要喜樂;你們將要憂愁,然而你們的憂愁要變為喜樂。婦人生產的時候就憂愁,因為他的時候到了;既生了孩子,就不再記念那苦楚,因為歡喜世上生了一個人。你們現在也是憂愁,但我要再見你們,你們的心就喜樂了;這喜樂也沒有人能奪去。」

1.盼望是生命決定生死

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個主日崇拜,是一個充滿盼望的新年,乃要抱著盼望得著力量地開始新的一年。有人說:「真正的幸福不在於如何結束,乃在於如何開始;不在於擁有什麼,乃在於盼望什麼。」人活著就能擁有盼望,盼望是決定生死的重要因素。

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有一位精神科醫生,名叫Victor E.Frankl,他在納粹的集中營多年受苦。戰爭結束之後,他重新得到自由,從集中營出來之後,寫了許多書,以精神科醫生的眼光去分析在集中營所遭遇的經歷。

當他被囚在集中營時,有一囚犯,他是一位世界知名的作曲家,有一天那位作曲家來對他說:「先生,我有話要跟你說,我前一陣子做了很奇特的夢,在夢中有一個人對我說:『如果你有什麼問題,盡量問,我都會告訴你。』所以我問他,這場戰爭什時候會結束?他說在1945年3月30日會結束。」聽了這句話之後就問他:「這是什麼時候做的夢?」「是在一個月之前。」

當時他們談話的時期是1945年3月初,所以要過幾天,戰爭就會結束,集中營的鐵絲門會打開,他們就能自由。講這句話的作曲家,他的臉上充滿著盼望的光輝。

然而過了一段時間,快要到三月底,但戰勢仍然沒有好轉到使他們能期待集中營的門被打開。雖然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了,但從集中營裡面看,卻無法看見任何變化的徵兆,因此作曲家變得越來越焦慮。

結果在3月30目的前一天29日發生了狀況,這位作曲家突然發高燒,昏過去了,第二天失去意識,在昏迷狀態中去世了。醫院的檢查結果,他的死因是Classical typhus (斑疹傷寒)。

Victor E. Frankl如此分析這事件:當人抱有盼望時,體內的免疫功能活潑地運作,就算typhus的病菌侵蝕他,也能抵抗那病菌。但這位作曲家,快到30日,仍然還無法看見他在夢中所聽到的預言成就的跡象,因此陷入絕望。一旦在他的心中浮起這樣的想法:「那麼將來我要相信什麼、期待什麼呢?」他就被焦慮與不安吞吃,他體內的免疫功能就完全失效,無法抵抗typhus的病菌,最後被它掌控。

然而抱著盼望的人,他的免疫功能活躍地運作,因此在一般情況下,不會被打倒;而失去盼望的人,就算昨天很健康,但今天卻無法把握。可見抱持著盼望等於生命,失去盼望等於死亡。

2.我們不能失去盼望的理由

神希望我們抱著盼望而活,在任何的狀況下都不要失去盼望。耶穌正在走向十字架,看見門徒們內心交織著憂慮、恐懼和失望。耶穌為了給門徒們盼望,祂說: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,我所做的事,信我的人也要做,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,因為我往父那裡去。(約14:12)」

耶穌的意思是:「我離開你們,你們就會做我所做的事,並且你們會做比我所做的還要大的事。」

門徒們會做比耶穌所做的還要大的事,這預言確實實現了!耶穌差遣聖靈,所有的門徒被聖靈充滿、得著能力之後,發生多麼大的事呢!他們不但像耶穌一樣傳福音、教導與醫病,並且也做了比耶穌所做的還要大的事。

彼得在耶路撒冷被聖靈充滿之後,傳福音,有三千人悔改歸向神(指男性)。這話確實實現了。

耶穌勸勉門徒們要抱有盼望,並且說他們的憂愁要變為喜樂,痛哭要變為讚美。約16:20~21說: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,你們將要痛哭、哀號,世人倒要喜樂;你們將要憂愁,然而你們的憂愁要變為喜樂。婦人生產的時候就憂愁,因為他的時候到了;既生了孩子,就不再記念那苦楚,因為歡喜世上生了一個人。」

當耶穌被拉著去釘在十字架時,門徒們會痛哭、哀號,但把耶穌釘在十字架的世界會歡喜快樂。這時耶穌應許驚奇地逆轉:雖然目前這件事會帶給他們悲傷,然而最後反而會成為喜樂。門徒們的憂愁就像婦人生孩子時憂愁一般,為了生小孩到醫院時,心中產生不安與憂愁:「唉唷,我怎能忍受這痛苦?我能生產得順利嗎?」但一旦聽到小孩「哇哇」的哭聲,從那時候起,心中的憂愁就會消失,如同雪溶化一般。

3.以主的工作為人生的目標

盼望並不是人人都能擁有,乃是具有清楚目標,耶穌所做的工,就是我們人生的目標。神為轉化,拯救世界而呼召的人,會為了耶穌,擺上自己,委身於教會,沒有自卑感,並且全力以赴。這樣的人,信是他們服事的起點,愛就是服事的終點,而盼望就是整個過程,在過程中雖有艱難,正如林後4:8~9「我們四面受敵,卻不被困住;心裡作難,卻不至失望;遭逼迫,卻不被丟棄;打倒了,卻不至死亡。」

大膽的來到神的面前禱告:

「主啊,求祢給我工作,我是做神的工的人,主啊,我想要擴展耶穌所做的工作,求祢供應我需用的金錢,也賜給我可以教育兒女的環境。」

神必然悅納你的禱告,賜給你一個有充滿盼望的新年。

 

三、遮住盼望的雲霧

美國新英格蘭的東岸有一個港口,有一天,整個村莊的男士都出海捕魚,那天正午,起了大風浪、烏雲遮住天空,颳起大風,海浪很大。全村的婦女們都聚集在岸邊,為著丈夫平安回家禱告,但到了晚上,一艘漁船都沒有回來,她們在挫折和恐懼當中,不斷向神呼求:「神啊,讓我先生和孩子平安地回來。」但雪上加霜的是,半夜村莊裡發生了火災,隨著大風,火勢從東家蔓延到西家,整個村莊火焰沖天,聳起巨大的火柱。於是她們捶胸頓足地痛哭:「這到底是什麼災難?丈夫和孩子都沒有回來,再加上整個村莊都陷入火海,現在我們變成乞丐,又失去家人,該怎麼生活?」她們痛苦地吶喊。

但到了清晨,從遠遠的水平線上看到了幾艘船,不久,這些船靠了岸,原來就是她們所等候的漁夫們。漁夫們下了船之後,抱著在岸邊等候他們的家人而流淚,並且感謝神說:「神應允了我們的禱告。」

原來,他們遇到了暴風,夜晚一片漆黑,失去了方向,不知何去何從,快要沈船時,如同火柱般的火焰沖天,光照著海洋,於是他們看著火柱調整方向,使盡全力駕駛漁船,結果安全地抵達。原來在村莊裡發生火災是姊妹們禱告的應許。若整個村莊沒有陷入火海,在那漆黑的深夜,汪洋大海裡,遇到颶風而漂流的漁船,就會找不到回家的路而繼續漂流,最後船石沈大海。對他們來說,那火焰正是他們盼望的燈塔。

各位,我們在人生中,也需要心中盼望的燈塔,這樣才能撥開遮住人生的風雨和雲霧。我們的生活裡,有風波不斷地迎面而來,有時,有雲霧遮住,使我們眼前一片迷濛,這時,若沒有盼望的燈塔而徬徨,我們的人生就會沉淪下去。

1.仇恨

首先,我們要明白,遮住我們盼望的風雨和雲霧有哪些?在我們心中,不斷飄起遮住我們盼望的風雨和雲霧。其中,仇恨是遮住盼望的可怕力量,仇恨在心中引起風浪,濺起失去理性的浪花,佔領我們的心。約2:11「惟獨恨弟兄的,是在黑暗裡,且在黑暗裡行,也不知道往哪裡去,因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。」當仇恨進入到我們心中,我們就不知道往哪裡去,因為黑暗蒙蔽了我們的眼睛,因此陷入極深的坑洞裡。響尾蛇被敵人追趕,到最後走投無路時,就會咬傷自己的身體,牠藉著咬傷自己的身體,表現出對敵人的仇恨。若我們恨惡別人,那麼在對方還沒有受傷之前,就會先咬傷自己的心靈和生命,帶給自己很大的創傷。

有一日清晨,有位婦人因先生不照顧家庭而在家裡放火,結果,十四歲的女兒被火燒死。一個婦女對先生的仇恨和怨氣,卻帶來了失去女兒生命的悲劇。可見,仇恨這心靈的風浪,使人失去理性,只被仇恨的浪潮困住。

2.憂愁

憂愁使我們的心變得灰暗,奪去盼望。憂愁就像夏天的梅雨,濕潤我們的心,使我們的生命變得負面,奪去我們的盼望。傳道書2:23說:「他日日憂慮,他的勞苦成為愁煩。」人類好像為了憂愁而出生。在笑聲中,心裡仍有哭泣,在喜樂中,心裡仍有憂愁。沒有一個人心中沒有流著憂愁的淚水,如玻璃窗上滴下的雨水一般。憂愁使我們的生命變得負面,奪去我們的盼望。

3.挫折

此外,還有挫折。有時,我們在極大的痛苦中,對人生感到挫折,因而放棄人生,這樣的人無法繼續生活下去。

但有一個人,他雖處在挫折的悲慘命運中,卻把盼望放在神的身上,最後勝過挫折。他是一位路德教派的虔誠信徒,也是教會音樂歷史中最優秀的作曲家巴赫,他的一生生涯裡苦難重重。當他還不到十歲時,他的父母親都去世;結婚十三年之後,他的愛妻死亡,後來再婚,並且有一個孩子是智障。在老年時,他自己成為視障,並且因腦出血而病倒,半身不遂。他有很多令人感到挫折的理由,雖然如此,他在這樣的情況,仍繼續從事作曲。他的許多作品深感人心,雄偉莊嚴的感謝、讚美、敬拜的歌曲,成為不朽的名作。他創作的清唱劇和神劇曲的最一頁都會寫下:「單單為了神的榮耀」。雖然在極大的痛苦中,但只為著神的榮耀而活,因著神所賜盼望和靈感,留下了不朽的名作。他的痛苦越深,他的靈感和信仰也越深,因此能留下永恆不朽的名作。

我們在絕望中呼喊什麼呢?「神啊!祢真的關心我嗎?」「哦!神啊!祢在哪裡?」在這世上找不到盼望時,我們就會尋求神,並且呼喊:「神啊!祢真的愛我嗎?」「祢在哪裡?」林後1:8~9「弟兄們,我們不要你們不曉得,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,被壓太重,力不能勝,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;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,叫我們不靠自己,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。」

保羅在亞細亞受到許多苦難,他在以弗所被逮捕,被放到圓形劇場裡與野獸打鬥,他拼命地打鬥,結果保存性命。另外,以弗所有一個銀匠,名叫底米丟,他動員群眾來襲擊保羅,結果保羅起死回生。他屢次遇到船難,得重病,身上也帶著一根刺,在這極度的絕望裡面,他沒有什麼可以倚靠的,因此他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,在神裡面體驗了盼望和恩典。

肆、結論:盼望的燈塔

詩62:5「我的心哪,你當默默無聲,專等候神,因為我的盼望是從祂而來。」以下是一個燈塔管理員的領受:

一踏進麗莎的家,就被掛在客廳牆壁上的幾幅優美又寧靜,並且以燈塔為主題的油畫所吸引。環顧四周時,霍然發現她家所擺設的大小裝飾品,也幾乎都是以燈塔為主。

「看起來妳對『燈塔』似乎情有獨鍾喔!」我忍不住好奇的問。

「大學時代有一年暑假,我找不到好的打工機會,不得不去海邊當燈塔管理員,然而那段日子讓我十分難忘,也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。」麗莎滿面回憶無窮的說。

「是嗎?是因為有什麼奇遇嗎?還是有什麼特別快樂的事發生?」我好奇的問。

麗莎一臉嚴肅的說:「喔!不!正好相反。事實上,那段日子是我所有的打工經驗中,最枯燥、最沉悶、也最沒成就感的,每天要做的事就是按時待在那兒,確定燈塔的燈是亮著的;如果發現了任何狀況,就趕緊通知相關的人來處理。但是,就在那段孤單無聊的日子裡,我卻真真實實的體會到『發光』的重要。」「是嗎?難道是燈塔所發的光,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嗎?」我帶著願聞其詳的興緻問著。 於是麗莎打開了話匣子,娓娓說起她生長在基督徒的家庭,可以說是在主日學長大的,所以從小就知道要為神作光、作鹽。她自己也非常喜歡任何可以讓她「發光」的場合。她自小學彈鋼琴、跳芭蕾舞,又天生有副好嗓子,所以每當主日學有什麼大小的表演活動,多才多藝的她總是主角的第一人選,而她也都當仁不讓,從不錯過這些可以「發光」的機會。

逐漸長大後,為主「發光」不但成了她的目標,也幾乎成了她的生活習慣。在她的眼光中,似乎只有可以在人前「發光」的事才值得去做,至於那些清理打掃之類不受人重視的小事,她總是想辦法找藉口推拖婉拒,認為那些事情實在不是才華橫溢如她者的服事。直到高中時,有一個家庭從別州搬來,到她的教會。他們有個女兒米雪,和麗莎同年,不但人長得漂亮,落落大方,琴藝更是精湛,加上對人和氣有禮,所以很快就得到大家的喜愛。沒多久,笑容可掬、人見人愛的米雪,逐漸分享及取代了許多原先屬於麗莎「發光」的機會,麗莎慢慢發現自己不再是萬眾注目的焦點,感覺上好像不僅頭頂上的光環褪色,也失去了「發光」的舞台,令她原本對服事的熱誠與動力,一點一點的消失,甚至蕩然無存,後來,竟然連教會也懶得去了。

高中畢業後,麗莎都一直不願回到教會。直到那年暑假,為了賺些零用錢,她到很少人願意去的燈塔打工。在許多個孤獨的晚上,她安靜地望著茫茫大海,也凝視著遠方一艘艘的漁船,就是靠著燈塔所發出的燈光,這些船隻才能慢慢的駛回海港。她突然體會到,自己雖然只是坐在燈塔內,沒有人知道她是誰,但只要她能忠心的盡上應負的責任,保持燈塔的燈光不滅,就可以為許多迷失的人帶來希望,並回到正確的方向。同時她也現,雖然沒有人知道她是誰,也從來沒有人向她道謝,或為她鼓掌喝采,但是每天看著一艘艘漁船安全回港,知道漁人們可以快樂的回家,她心裡得到的滿足與安慰,及無法言喻的喜悅,卻是前所未有的。這樣的體認,猶如一道強烈的光芒,唰地一下,閃進了她的心靈,讓她忽然明白了,真正的為神「發光」,乃是要用神的真光,將人心領回神的面前。除了願意提供燈光的愛心外,還需要負責與忠心的態度,而不是她從前一直認為的:需要擁有一身令人欽羡的才藝,以及耀眼奪目的舞台,才能得到眾人的誇讚與重視,來為神打響「知名度」。

以前的她,最在意的是自己的服事是否出色,表現的結果有沒有獲得好評,所以當別人更受重視時,她就覺得自己被貶下去了,心中因爭競與妒嫉生出苦毒,自然就產生了對他人的不滿,並引起無謂的紛爭。

然而現在的她,在聖靈的帶領下來服事,得到稱讚時,她不會樂得暈頭轉向,而忘了全是神的祝福與恩典;受到批評時,她也不至垂頭喪氣,因為相信一切仍在神的手中。

麗莎這番心路歷程的分享,正如燈塔發出的光,照亮了我的內心,提醒我要時刻反省自己在服事以及教導兒女時,是否抱持一顆真正願意為神為人「奉獻」的心,而不是攙雜著想要享受掌聲與讚美的「愛現」心態。若能這樣,即使掌聲不再響起,也沒人表示重視或感激,我依然願意像海邊的燈塔一般,雖然沒有「霓虹燈」的炫麗奪目,也沒有「探照燈」的銳利明晰,卻仍舊時時安靜、喜樂,並忠心的預備自己,好隨時成為別人的幫助與祝福。(本文取材自《台福通訊》2001年Vol32四月號莊芷)

人氣124

服事專線:886-2-2633-3000〈代表號〉
教會傳真:886-2-2630-7171
E-mail:abuch0609@yahoo.com.tw
地址: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3段54-5號B1
奉獻帳號:19952641〈郵政劃撥〉
戶名:台北市基督教豐盛福音教牧協進會

基督教台北豐盛教會 Copyright © 2009 Powered by XOOP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