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用連結
訂閱 / 取消週報
目前訂閱人數: 1112 人
電子報:
Email :
訂閱: 取消:
登入
使用者名稱:

密碼:


忘了密碼?

現在就註冊!

在深處中抬頭

人氣89
abundant - 講道訊息 | 2020-07-04 20:10:39

在深處中抬頭    2020.06.21

壹、經文:詩130:1、7~8

耶和華阿、我從深處向求告。以色列阿、當仰望耶和華。因祂有慈愛、有豐盛的救恩。祂必救贖以色列脫離一切的罪孽。

貳、前言:蔡牧師引言

今天主日聚會是今年教會首位外請講員。陳季讓牧師是華神林道亮院長的得意門生。華神畢業後赴美台福神學院完成博士學位。返台後出任沙鹿聖教會主任牧師,第二度擔任全國聖教會總會會長。並長期在華神、中台神、正道神學院授課,且在全國重要神學講座及培靈牧養上竭盡心力,堪稱牧者表率。

陳牧師在牧養上深得教會同工弟兄姐妹們認同與欣賞。陳牧師尊翁是南部知名牧師,是鳳山聖教會陳主培牧師,於四年前榮歸天家。目前陳老牧師的長孫女,就讀華神道碩,資賦優異,三代同心事奉神。第一代擅長佈道開拓,第二代擅長培靈建造,第三代擅長神學研究及傳承。

我在讀書時,有位敬愛的老師說了一句話:聽智慧者一句話,勝讀百年書;聽明德者一席言,勝跑萬里路。深望每位豐盛家人,主日不與神失約。

參、本文:

各位弟兄姐妹們平安,非常感謝忘年之交葉長老的安排,謝謝豐盛教會弟兄姊妹;讓我可以在這裡宣講神的話語一同敬拜神。

我是神的僕人,宣講神的話是我對神的敬拜,你們也是神的僕人,因此聆聽信息,也是你們對神的敬拜。這個時候開始講道的時刻,都是我們對神全然敬拜的時刻,不管是宣講的或是領受的,我們都藉著神的道來到神面前來。

一、在深處中抬頭

剛才我們讀過詩篇130:1、7~8的經文,這段經文相信很多人很熟悉,但是為何只有取用這詩篇頭尾呢?因這是希伯來詩的非常重要的特色,在文學上稱為「首尾的呼應」。

在這首尾呼應中,我們會看到當人在罪深處當中,他盼望的就是神必然救贖,脫離一切的罪孽。所以今天透過這段經文跟各位分享的信息,題目就是「在深處中抬頭」。

在21世紀中,我們大多在這樣世紀中成長的人,應該從來沒有想過,有一天在生活中,我們所能掌握的訊息、資訊這樣多元。於是漸漸的我們會發現,這樣會成為某種程度上的困擾。有時候打開手機LINE或臉書時,充滿各式各樣的資訊。經常看到的新聞往往也都是熱門新聞。但是這些訊息中卻遮蓋了,我們原本應該要注意到更多影響、更深遠的事情。

比如說:6月初,全國都在關注的新聞,就是高雄市民要表決市長去留的問題,全部媒體也都在強化在高雄罷免案件上。但其實同時間內,有小新聞,就是不久之前,在火車上有一位鐵路警察被殺,而他被殺,一審結果兇手被判定無罪;那時警察的父親,從命案發生後不斷奔波,在繼續上訴過程中父親也病逝;當時那位父親病逝時,整個肚子都是血。當時那位父親心裡感到無法理解,警察在鐵路上執行公務時被殺,為何兇手一審後卻是無罪。

我們再來看看6月初之前,當疫情漸漸緩和後,新聞媒體開始重新注意到香港的反國安法;還有美國從本來疫情的嚴重情況,後來卻因為警察虐殺了黑人,引發了美國各處抗議的新聞,這是我們在6月初以前關注的話題。

其實在台灣有民意趨勢,在全世界也幾乎是一樣,就是如果執政當局,覺得與民意有落差時,就會透過釋憲的方式解決民意的問題。從6月以來,有訊息則是被媒體僅僅輕描淡寫帶過,就是大法官通過了釋字第791釋憲案的法條,這個釋憲案法條是什麼呢?

比方:三年前民法972條:婚姻僅限一男一女,這件事情在公投後,顯然民意是反對的。但在三年前的5月24日,當時司法院,用三種語言召開國際記者會,向世界宣告民法第972條是違憲的。三年之後,在上個月的5月29日,司法院長親自宣告了釋字第791號釋憲文,宣告刑法中第239條:通姦罪、相姦罪是違憲。
 

即便在3月底時,司法院召開過釋憲前的辯論法庭,其中法務部代表中也有人表示,社會中有8成的人是反對這件事情。但是由於平權團體,他們對這些法案花的時間、下的功夫、付的代價比較大一點。因此不管有8成人反對,但是5月29日這天刑法第239條的法規,仍然被宣告違憲。

其實法律上正確的說法,應該是「通姦非刑事化」。但是我們為何印象中會認為是通姦無罪呢?原來平權團體在大力奔走時,使用的語詞就是廢除通姦罪,司改會時,強調了「通姦除罪化」。因為這些團體奔走時,一直都是使用這樣的詞彙來形容這件事。如果它真的非刑事化後,這樣婚姻以外的行為,則一律以民法處理。簡單來說,它僅是屬於雙方之間契約的糾紛而已,所以透過民事解決。就是因為這樣原因,我們會認為通姦除罪化。其實這個問題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。包括了這些年來,越來越高漲的所謂「性自主意識」的問題,也涉及到了整個體制當中,那些立法與修法程序問題,甚至是人類潮流概念的問題;到底道德重要,還是人權比較重要;這是複雜的問題。

當我們發現這些事情存在成為事實的時候,我們需要關切的是,人類的文明,發展出一種新的趨勢。漸漸發現道德被人權慢慢地取代了。道德是以社會共識、群體共識為主的。但是人權強調的是每個人權利的問題。

20~21世紀,是人類自我意識非常高漲的時代,因此你會發現這樣高漲的結果就是個人極大化而群體最小化;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獨特的,是與所有人不一樣的。所以在以前我們強調的社會共識,而如今事情複雜化了。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,因此社會變得複雜化。比如對我們來說過去傷害人的行為,我們稱為:傷害罪、殺人罪、謀殺罪。但是現在卻發展成為那是一種「病」,而甚至連「病」這名詞都無法使用。在以前我們可以說,這是一種精神上的疾病,但是現在連「病名」都不可說出使用了。這些現象也許我們抵擋不了,也可能無法獨力的挽回。但是這些現象卻在提醒我們,有一件事情,就是其實不管怎麼做,人類永恆的爭戰,就是如何面對與解決罪的問題。

其實我們從亞當和夏娃開始就知道,亞當和夏娃犯了罪之後,他們躲藏起來、用無花果樹葉來為自己的罪刑遮羞。於是後來亞當的後裔所有的人類,開始會用謊言、用藉口、用推託,來遮掩自己的過錯。
 

現在人類更進一步地用去道德化、用法律上的去罪刑化,來解決這些問題。但不管如何,其實呈現的就是,人類有史以來到底怎樣去面對罪的這個事實。我們當如何處理罪在生命中,很深盤根在靈魂深處的問題。

在莎士比亞的《馬克白;英語:Macbeth》一劇中,它就呈現出人類心靈中有兩個深層的陰影罪疚與死亡;白天我們都在忙碌許多事物,當我們有很明確目標前往的時候,也許這些問題都不會困擾我們。但是當夜深人靜、午夜夢迴時,當我們好好開始察看自己內心,思想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時,這些問題就開始浮現上來,這是人類靈魂當中兩個深層的陰影。

剛才我們所讀的經文,是屬於詩篇中的上行之詩,詩篇從120篇到134篇都稱為上行之詩;這篇不但是上行之詩其中一篇之外,詩篇130篇同時,也是整個詩篇7篇悔罪詩當中,非常重要的一篇;它一方面是上行之詩,一方面也是悔罪之詩。

而大多數舊約的學者都認同,詩篇130篇的作者應該是尼希米,就是第三波回歸重建聖殿的尼希米。在尼1:6~7「願睜眼看,側耳聽,僕人晝夜在面前為眾僕人以色列民的祈禱,承認我們以色列人向所犯的罪;我與我父家都有罪了。我們向所行的甚是邪惡,沒有遵守藉著僕人摩西所吩咐的誡命、律例、典章。」在經文中「願睜眼看,側耳聽。」這就是詩篇130篇的使用方式。在尼9:16、18「但我們的列祖行事狂傲,硬著頸項不聽從的誡命;不肯順從,也不記念在他們中間所行的奇事,竟硬著頸項,居心背逆,自立首領,要回他們為奴之地。但是樂意饒恕人,有恩典,有憐憫,不輕易發怒,有豐盛慈愛的神,並不丟棄他們。」談到「是樂意饒恕的」,與詩篇130篇赦免是同樣語詞。因此大多數舊約學者認為,這位重新建造聖城時,也同時試著重新建造我們生命中,已經成為廢墟的道德圍牆與靈魂的圍牆;他希望可以透過這首詩,來重建我們靈魂。

我們都知道上行之詩,對以色列人來說,是每個人離開自己家裡,前往耶路撒冷到聖殿,去敬拜、去朝聖神之旅,每個以色列人離開自己家中的時候,那是背離世界的出發、那是刻苦自己的操練,同時是朝向神的前進,這是上行之詩的意義。

當如果這個上行之詩又加上悔罪詩的特色的時候,就會發現那個所指著他需要離開的世界,是指靈魂當中的罪了。如果他要朝向神前進,尋求的是一種赦免、就是能夠脫離罪。這就是詩篇130篇最前面說:「我從深處向求告。」到最後又很篤定的說:「必救贖以色列脫離一切的罪孽。」

我們暫且同意尼希米是詩篇130篇的作者,他特別用「深處」來描述罪的光景,用「天亮」來描述經歷脫離罪的喜悅。因此弟兄姐妹們,詩人們跟我們一樣,我們的靈魂裡面是一場永遠鬥爭,就是我們如何去面對罪與解決罪的存在。也許不認識神的人,他們用藉口、甚至麻痺自己的良心、降低道德的意識、甚至去除法律上所有束縛。但是我們也在面對同樣的問題;我們認識神的人,我們看見罪解決的方法,不是這個世界的方法,而是詩篇130篇當中看到的一種方法,就是「從深處中求告神」。

因此,今天要透過詩篇130篇跟各位一同思想,你們是認識神的人,在基督裡面有絕對安全感的人,但我們不可否認罪,在我們生命中錯綜盤結的存在事實。但一方面我們卻知道一定有路可走。透過這段詩篇跟各位分享,當基督徒面對罪,面對我們傷害別人,不管是心靈、身體的任何過犯發生之時,我們該怎樣處理這些問題?透過詩篇可以知道,我們要仰望神,走向背離罪惡的亮光處;所以我們處理罪的方式就是走向神,背向罪惡,然後向亮光處前進。

二、神若究察

我們要從兩個角度來分享這個訊息,這是詩篇的兩個段落,第一個段落談到罪是什麼,用非常強烈的語氣說:「神若究察。」在聖經中非常重要,卻常常被忽略的定義,就是神究察這些事情,那我們怎樣處理罪;第二個段談到「祂能赦免」,我們從這兩個段落跟各位分享,我們在處理罪的時候,可以透過仰望神,開始行動背離罪惡,走向神的赦罪之恩,走向亮光之處。

我們首先來思想「神若究察」,我們從詩130:2~4「主阿、求聽我的聲音。願側耳聽我懇求的聲音。主耶和華阿、若究察罪孽、誰能站得住呢?但在有赦免之恩、要叫人敬畏。」詩篇130篇,開始的第一節中提到「主啊!我從深處向求告。」
 

「深處」在聖經當中,除了指大自然中的洞穴、裂縫或者尚未探索的領域之外;在聖經使用「深處」時,有兩個用法:第一用法是指神的憤怒與擊打,在結27:33~34「你由海上運出貨物、就使許多國民充足,你以許多貲財、貨物、使地上的君王豐富。你在深水中被海浪打破的時候、你的貨物、和你中間的一切人民、就都沉下去了。」神用海浪擊打,導致貨物被海浪打破沉入水裡面,因此,這裡使用的「深處」代表了神的憤怒與擊打;第二用法,是指人在罪當中,面對罪抬不起頭的羞辱感。大衛在詩69:1~2「神阿、求救我,因為眾水要淹沒我。我陷在深淤泥中、沒有立腳之地。我到了深水中,大水漫過我身。」當中的「深水中」就是「深處」的意思。詩篇的後面提到:「我的愚昧,原知道;我的罪愆不能隱瞞我的愚昧,原知道;我的罪愆不能隱瞞(詩69:5)。」

各位有沒有發現,當人在犯罪前,通常都會自以為精明、自以為夠聰明,覺得一定都處理得天衣無縫。可是當事情暴露出來時,你回想後會自己感嘆怎會如此愚笨。為了一顆棉花糖,竟然付出了一輩子努力和辛苦,所以罪帶來很深的羞辱。大衛的詩用「深淤泥中」這句來描述當罪被揭發時所顯示出人的愚不可及,產生很深的羞辱感。所以詩篇130篇中,詩人用深處來形容罪的光景。

然而,更值得我們注意的是,你會發現當罪,建立在這樣的基礎上-就是「神若究察」時。雖然我們知道有一些人的惡行,並不會被揭露,當人擁有足夠權勢,即便有一些惡行,人們也奈何不了。有時候明知道對方是個惡人,但是打官司時卻是無罪。

有一些的罪存在但不會顯露,詩人們會強調所謂的罪,就是當神若究察時的那等光景,所以是指靈性上的問題。不單單只是法律上的問題、不單單是道德問題,而是靈性上的問題。所以聖經用來描述人的靈性狀態,這才是聖經所提到的罪。你也許做了一件錯的事情,你受了懲罰已經付出代價,但是這罪會照樣盤據在你的靈魂當中。比如說:通姦非刑事化了之後,如果發生外遇,在法律上不是罪人;按照民事解決,當雙方協議離婚後,從此以後民事責任已了。在刑事上不是罪人,在民事上沒有責任;但神若究察時,你在神面前仍然是放縱情慾、破壞盟約、玷汙了配偶,羞辱你配偶的罪人,這就叫做「神若究察」的意思,所以不是從法律觀點來看的。
 

而我們常常忽略,罪真正可怕的地方是,沒有人能夠在神的面前站立得住。因此為什麼落在深處?不是罪本身是深處,而是我們為了要逃避神的究察,我們像亞當一樣,假設這個世界、受造的宇宙,有角落,是神可以找不到的,我們就躲起來。因為我們沒有辦法面對,因為如果面對神的話,我們就會有一種天崩地裂的恐懼臨到我們的心靈裡面,這是罪最可怕的地方。那麼談到這地方,既然是如此的話,那麼詩人為什麼還敢向神呼求呢?

其實重點就在於他接下來講,「但在有赦免之恩」。「但」這字,「但書」的存在把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翻轉過來。把所有的事情都能夠翻轉的過來。「在有赦罪之恩」。

很有意思的是「神若究察」,而「究察」這字,現代中譯本把它翻譯叫作「記錄」。神把你記錄下來,到最後跟你一筆清算,你總共有多少的罪行。但是「赦免」這個詞,引申的用法有「註銷」之義,指本來已經記上去了,後來我把它塗掉。好了!算你沒有,這個叫作「稱我們為義」不是我們真的是義人,而是神經由基督的緣故,註銷了我們罪的記錄。這是這段經文非常有趣的地方。當神如果記錄、清算究察,我們沒有人能夠站立得住。但是祂有赦免之恩,祂能夠塗抹我們的過犯,像厚雲消散、像薄雲滅沒一般。所以你當歸向我,因我有救贖之恩。所以既然是神究察的結果,罪的出路唯有當我們尋求神,塗抹我們罪的痕跡。所以這就是我跟各位透過這段經文段落分享的重要的教導。

神若究察時,罪是人在神面前的靈性的光景。這跟法律無關,也是去道德化無法解決的。有一些人強調良心、強調無愧,這也不是你說了算。罪是當神祂的公義的眼睛,凝視著你的靈魂的時候,你在祂面前站立不住的光景,那就叫作罪。罪是人在神面前靈性的光景。

我想各位也許看過電影叫心靈捕手,非常的感人;那有沒有看過魔戒,非常轟動;也許也看過王者之聲,二次世界大戰,那時候英國皇帝喬治六世;或者看過電視上常常播的影集電流大戰,愛迪生發明燈泡之後,接下來他成立了奇異公司,他要取得在整個城市裡面,埋管線然後到處點亮燈泡這一件事情;也許曾經看過諾貝爾得獎的影片叫作大藝術家;或看過得過諾貝爾獎影片叫莎翁情史,這個談到莎士比亞的情史。
 

很多的電影非常的鼓勵人心,激發人良善的意志。除了這些電影之外,還有幾十部的電影,都是由這位哈維溫斯坦所監製的。他自己總共被奧斯卡提名超過22次,他所監製的電影得獎的超過70次。在他的客廳中擁有奧斯卡小金人有七十多座。但在2017年揭露出惡劣嚴重性侵的醜聞,他長達30年的時間裡單單在美國好萊塢,受到他的性騷擾和性侵犯的女演員,超過87個人。後來發展成為全世界的所謂的反性侵、反性騷擾非常有名的運動叫作「Me Too」。

各位想想看,他在美國的電影界裡面在30年之間,即便他有那麼多的惡行,他依舊是「喊水會結凍,喊米變肉粽的人(台語) 」,是個呼風喚雨的大角色。不管是導演、是演員,要拍一部電影、要得到某角色,都需要經過他的點頭。可是誰知道30年之後,這樣子罪行一夕之間被爆發了出來。70歲的他可能要面對將近29年以上的徒刑。有一句話說:「當人拿你沒辦法的時候,老天爺就會出手。」當神清算一切的時候,就落在罪跟罪責的深處裡面。

弟兄姊妹們不要忽略,神若究察是沒有人能夠站得住。罪是人在神面前一種靈性的光景。為什麼人敢犯罪?其實就是心存僥倖,覺得這個世界一定有深處,連神都看不到的地方,心存僥倖,我已經佈置好了,我整個想法都安排好了天衣無縫。然而弟兄姊妹們,聖經卻說這樣子的人是愚蠢的。詩10:4「惡人面帶驕傲,說:耶和華必不追究;他一切所想的都以為沒有神。」

人之所以敢作惡是因他們不知道神是會究察的;所以箴言3:7告訴我們「不要自以為有智慧;要敬畏耶和華,遠離惡事。」真正聰明的人,就是敬畏耶和華、遠離一切的惡事。特別在箴言19:16「謹守誡命的,保全生命;輕忽己路的,必致死亡。」這一段經文非常特別,因為「謹守」跟「究察」是同字義。還有保全生命中「保全」跟「究察」這字也是同字義。也就是說如果你謹守誡命,當神究察的時候,你就能保全自己的生命。

我們對自己應當有這樣的智慧跟聰明。對敬畏神而有的智慧,我們對彼此也需要,像以賽亞書62:6所講的:「我要在你城上設立守望的」這「守望」也是「究察」同一字義。

弟兄姊妹,有些時候我們真的是需要彼此提醒,也更需要願意被提醒。特別在教會當中,如果有某一些屬靈的長輩,在提醒你可能這樣子的說:「這樣子的做可能不太好,如果繼續這樣子的走下去,會把自己擺在很大的試探當中。弟兄啊!可以停止了。」如果有人守望我們的生命,如果我們彼此守望、守望彼此的生命,我們就可以在神究察的日子,我們能夠保全自己,也能夠保全彼此。

所以弟兄姊妹們,這就是詩篇給我們解決罪的方法。要謹記當我們面對罪,其實是人在神面前,靈性的光景的時候,我們要記得處理罪最好的方法就是仰望神,開始朝聖之旅,背離我們的罪惡,走向神赦免之恩的亮光。

三、祂能赦免

接下來,我們從另一個角度思想,祂能赦免。在詩篇130:4~6「但在有赦免之恩,要叫人敬畏。我等候耶和華,我的心等候;我也仰望祂的話。我的心等候主,勝於守夜的,等候天亮,勝於守夜的,等候天亮。」第四節中的實質是扭轉整個詩的關鍵。

人在罪的深處中,靈魂落在極大的罪咎,在這靈魂的爭戰的裡面時。這句「但在有赦罪之恩」如果請你閉上眼睛回答問題,這一段經文當中,反覆出現的一句話是什麼?反覆出現「等候」,是我的心等候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。「等候」這詞不斷的重覆出現。想想看,幾年前在阿根廷發生的那場礦場災變,那一些落在礦坑裡面的33個的礦工,他們等候47天之後他們全體獲救。有些時候你落在罪的深處裡面,我告訴你不但別人幫不了你,你也救不了你自己。

詩人說等候、等候、等候;這「等候」是有畫面的,這等候一開始的畫面是深處跟天亮的對比。「深處」談到的是我們的罪,「天亮」談到的是神的赦罪之恩。另外一個對比的畫面就是神究察,而我們像是守夜的等候天亮一樣,用守夜來形容。我們在罪的裡面覺悟到,只有神的赦罪之恩,我們的罪才有出口。你就望著那一點點亮光之處,朝向那地方走去,終究你會離開黑暗的。詩篇130篇的第二個非常有趣的地方,就是「究察」這字跟「守夜」希伯來文中也是同樣的發音。

「究察」和「守夜עֵרוּת」它們的原文發音都是「shamar」;也就是神「shamar」我的罪惡,而我「shamar」神的救恩。當神公義眼睛凝視,我靈魂深處那一些罪惡的時候,我在罪裡那無助的眼神,也凝望神的救恩之光。因此你跟神的凝視就有了交流。神若究察我們罪孽的當下,我們正望向神的赦罪之恩。弟兄姊妹,這就是這首詩非常奇妙的地方。

我有小女兒今年大學畢業。兩個女兒還小的時候,雖然我是寶貝的要命,但我知道孩子是需要管教,她們小時候還是會被我打屁股的。她們都知道,爸爸打孩子是有儀式的,會預先警告,如果警告不聽的話,我就會拿固定放在冰箱上面的小棍子。這是兩個孩子都知道的,如果讓爸爸的手碰到那根棍子的時候,就沒救了。刀出鞘,不見血是絕不會收入鞘的。所以她們都知道必須要攔阻我,走到冰箱拿到棍子。

我現在已大學畢業的小女兒,在她還小的時候,有一次在那邊盧哭不停,實在太不像話了,無視我的警告。後來我站起來,她一看苗頭不對,就立刻抱住我的大腿說:「爸爸,我不要了。我馬上停止,我不會再哭了。」她抱住我的大腿不讓我往冰箱去。

但是這種事情,我是非常有原則的,即便她像無尾熊一樣抱住我的大腿,我還是往冰箱移動,然後就拿了棍子。接下來,我打她們一定是在她們自己的房間打,而且一定是讓她們趴在我的腿上,我只打屁股。

然後那時候,我就把她叫到房間然後說:「趴下來。」你知道我這個女兒做了一件事情,突然間用她冰冷的小手,淚眼汪汪的,然後扶住我的臉:「爸爸,你看看我、看看我,我是你的小寶貝,你真的要打我嗎?你真的要打我嗎?」

弟兄姊妹,你知道嗎?當神那發亮的眼睛望向你靈魂深處的時候,既然看見你,在深處當中的哀哀求告。這就是詩人在這首悔罪詩當中,非常特別的信心。因此這種等候不是忐忑不安的等候,而是對神有赦免之恩的深信。

就像我們剛才讀到,詩篇130:7~8「以色列啊,你當仰望耶和華!因祂有慈愛,有豐盛的救恩。祂必救贖以色列脫離一切的罪孽。」

這就是這首詩的結局,從深處到天亮之處。這對詩人來說不是抽象的概念,而是建立在以色列人出埃及歷史的經歷。神曾經把他們從埃及為奴之地、敬拜異神之地拯救出來。

當神把他們帶出來的時候宣告,出34:6~7「耶和華在他面前宣告說:耶和華,耶和華,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,不輕易發怒,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,為千萬人存留慈愛,赦免罪孽、過犯,和罪惡,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,必追討他的罪,自父及子,直到三、四代。」這不但是出埃及的歷史,而是整個從文字先知,就是所謂的從摩西開始,整個先知信息的重要的傳統。就像在賽54:8「我的怒氣漲溢,頃刻之間向你掩面,卻要以永遠的慈愛憐恤你。這是耶和華─你的救贖主說的。」所以其實當詩人望向神的救恩的時候,有非常清楚的圖畫,這是我們以色列人所經歷的出埃及的歷史,這是所有的先知所宣告的信息的終點。

因此詩人,所仰望的救恩,就浮現了一張圖畫,就是我仰望祂的話。他等候的是什麼呢?他等候的並不是重重迷霧中,到底神會不會走向我。等候的是聖經當中,神怎樣實現祂在話語當中,對我們所應許的憐憫、恩典、豐盛的慈愛、應許的饒恕。因此詩人就浮現了這樣子的圖畫,我仰望祂的話。是神的應許,讓他能夠有這一種信心。這不是一廂情願的樂觀,而是因為神確實如此說過,因此就成為詩人的信心。

他相信當神走向他的時候,生命將會從罪孽的深處,被抬舉到救恩的光中。這就是我們在詩的第二個段落我們所看到的信息「祂能赦免」。因為相信神如此的應許,祂也曾經這樣行,因此我們解決罪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抬頭仰望、等候,在等候當中走向神赦罪的榮光。

世人不認識神,世人沒有經歷那赦罪之恩;因此他們只能不斷的麻痺自己的良心,尋找許多的藉口或剛硬著自己的頸項,甚至很有技巧的降低社會道德的意識,除去法律上的那一些的束縛。當我們這一些在基督裡面的人,我們處理罪的方法,在我們自己的靈魂的破碎之處、靈性的黑暗之處,我們抬頭仰望走向赦罪的榮光。

四、如何面對與解決罪的問題

去年七月我接到從加拿大來的E-mail邀請我今年的九月,到加拿大的蒙特立爾跟渥太華這兩個城市,他們各要辦兩次的聯合聚會,邀請我去擔任講員。後來進一步的交談,然後確認所有的時間之後,就確定了今年九月我要到加拿大去。

我要在這兩個城市中,華人聯合聚會當中擔任講員。所以,我就開始安排機票的問題。我順便也查一下,我在兩個週末的服事之間,有幾天的空檔,我想要帶師母去走一走,後來我確定了,距離尼加拉瀑布這個景點最近。於是我就開始想著明年的九月,我到底應該要講什麼,要開始預備整個信息、整體性的大綱;另外一方面我也開心地規劃,我要帶著師母,順便去加拿大玩一玩。

但是沒有想到,今年的二月就爆發了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。三月的時候,我主動地向他們提出說,我可以接受,如果你們考慮要取消這一次的聚會,我是可以接受的,你們不用覺得為難。後來聯絡的牧師回答我說:「大家希望再等一等,再觀望看看。」

於是四月底我再次跟他們聯絡後,他們回應是說:「牧師能不能等到六月底,再來做決定?」但是那時附帶決議是:「如果陳牧師決定要取消的話,那我們就尊重陳牧師的決定。」所以我得到這個回覆之後,我馬上就跟他講說:「我們就決定今年九月的聚會取消吧!」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,把我從去年七月安排的一件事情就沒有了。我的一趟加拿大旅遊的夢就碎掉了。這個事奉兼旅遊的行程就沒有了。

也許有些人問說:「陳牧師,你怎麼不等到六月底再來做決定呢?」事實上,對我而言,其實對我的習慣而言,不確定的事情,不值得等候。因為去年七月答應的時候,今年九月的行程是確定的。只要時間到了,一定會成行。但是問題是新型冠狀病毒卡在這裡的時候,其實我們到現在都不能確定我們到底能夠怎樣。其實只有確定的事情,才值得等候,否則就是一場空等。

其實,這非常符合聖經對信心的描述,信心是什麼呢?現代中文譯本說:「信心是對所盼望的事有把握,對不能看見的事能肯定。」我們要等候確定的事情。

有ㄧ本在描述那些死刑犯,等候槍決的書裡談到;我們的法律、社會,對這些死刑犯最大的凌虐,就是不讓他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槍斃,因為他已經死刑定讞了。對死刑犯而言,如果你讓他知道死刑定讞,什麼時候就要被槍決,也許能夠做一些預備。但是當沒有讓他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槍決,而突然的行刑,就會讓死刑犯完全沒有辦法去回應那種環境。前兩天也才有死刑定讞,卻被關了16年還等不到槍決的死刑犯,但他等到病死。

所以弟兄姊妹,我們在基督裡面的救恩是確定的。我們知道一定會有,所以我們等候。這就是我們第二段重要的信息所談到的,我們處理罪的方法就是抬頭仰望,走向神赦罪的榮光。

請記得,像撒母耳記下22:36所講的一樣「的救恩給我作盾牌,的溫和使我為大。」是神使我們這一些罪人,藉著基督的赦罪之恩能夠抬起頭。詩篇51:10~12,大衛的悔罪詩,也是今天你們所唱到的ㄧ首詩歌:「求為我造清潔的心,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。」他所求的焦點就是「求使我仍得救恩之樂。」從罪感到的羞恥當中,轉成經歷神救恩。

最後我們一起來讀,賽12:1~3「到那日,你必說:耶和華啊,我要稱謝你!因為你雖然向我發怒,的怒氣卻已轉消;又安慰了我。看哪!神是我的拯救;我要倚靠祂,並不懼怕。因為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,是我的詩歌,祂也成了我的拯救。所以,你們必從救恩的泉源歡然取水」我們怎麼樣處理生命當中那靈魂深處的掙扎和交戰?不是靠著藉口、不是靠著剛硬的良心、不是靠著除罪化、不是靠著降低道德意識,而是從救恩的泉源歡然取水。

就如同開始所說,其實社會現在的整個趨勢;我們從最近的幾個釋憲的案子,會發現它其實暴露出來的是,人類一直到現在,都沒有答案可以去解決罪的問題,所以使用這樣手法處理,是非常拙劣的。其實它所顯示出來的,就是我們到底如何面對跟解決罪的問題。詩篇130提供給我們處理的方法,那是在神的恩慈,在耶穌基督救恩的安全感,我們即便在深處當中我們可以仰望神,走向背離罪惡的亮光處。

肆、結論:抬頭仰望

我們今天談到兩個重點:

第一個:神若究察

記得,罪對世人而言是法律的問題,是道德的問題;但對我們而言,是我們在神眼前的樣態的問題,是靈性在神面前光景的問題。

第二個:祂能赦免

即便如此,我們仍然能夠有神的赦罪之恩。當神凝視你生命深處的時候,你要凝視著祂所應許的赦罪之恩,這樣你的眼光跟神的眼光就相遇了。這一首詩,就在這相互的凝視當中被寫了下來。一開始深處的求告,到最後一種得勝的宣告。神必救以色列脫離一切的罪。

我們一起禱告

親愛的主,我們在此敬拜,宣講的是的僕人,安靜等候聆聽的也是的僕人,主當宣講的聲音停止的時候,我們願意所有的人都以的話語,成為把自己奉獻給的祭壇,我們今天在這信息當中所得到的提醒、所得到的警戒、所得到的安慰,主阿但願這一切,都是我們再一次把自己奉獻給的祭壇;但願全然歡喜悅納,自己在我們生命中成就的,我們是破敗的、我們是不堪的、我們是隱藏在深處的,單單因為的赦罪之恩,因此我們從深處求告,我們在我們破碎之處抬頭仰望;主啊!我們必然在救恩的泉源當中歡然取水。我們感謝、我們敬拜,因為是使我們在深處抬頭的神,願一切榮耀都歸給。我們這樣禱告祈求,奉耶穌基督的名,阿們!

人氣89

服事專線:886-2-2633-3000〈代表號〉
教會傳真:886-2-2630-7171
E-mail:abuch0609@yahoo.com.tw
地址: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3段54-5號B1
奉獻帳號:19952641〈郵政劃撥〉
戶名:台北市基督教豐盛福音教牧協進會

基督教台北豐盛教會 Copyright © 2009 Powered by XOOPS